您现在位置:汽车旅游网 >> 新闻资讯 >> 浏览文章新闻资讯

精彩绝伦的华川阻击战

2022-1-22 16:51:24 不详 汽车旅游网

(作者徐文庄)抗美援朝一次战役将美国为首的“联合国军”从鸭绿江边赶到了清川江以南,毙伤俘敌1.5万余人。其中志愿军第40军于1950年10月25日打响了第一枪,39军重创美军骑1师;二次战役共歼敌3.6万余人,其中美军24269人,一举将“联合国军”打回到“三八线”以南,基本奠定了朝鲜战争的最终结局,志愿军39军116师收复平壤。二次战役,西线打出了一个38军“万岁军”,东线就是可歌可泣的“长津湖”;三次战役,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推进到“三七线”,歼灭"联合国军"1.98万余人,占领了汉城;四次战役,接替麦克阿瑟的“联合国军”总司令李奇微针对我后勤保障的“短板”发明了“磁性战术”伺机反扑,反将战线推回到了“三八线”以北地区,志愿军在异常艰难的情况下防御作战,毙伤俘敌5.3万余人。在惊心动魄的汉江南岸阻击战中,背水一战的38军与“联合国军”血战17昼夜,再度以惨烈的搏杀捍卫了“万岁军”的威名;五次战役,双方百万大军历经前后三个阶段50个昼夜的反复激战,战损均在8万以上,战线稳定在“三八线”以北地区。

微信图片_20220122164958.jpg

抗美援朝五次战役有两大阻击战,一是傅崇碧指挥的63军铁原阻击战,在13天时间里,63军挡住了美军4个主力师、1600门火炮、400辆坦克和无数架飞机的进攻,最终毙伤美军1.5万人,保护了西线我军的安然撤退;二就是第20军58师师长黄朝天自作主张的华川阻击战,在几乎没有炮兵,没有坚固防御工事的情况下,以区区一个师的兵力顽强顶住了“联合国军”三个师13天的昼夜猛攻,为稳定战局起到了力挽狂澜的作用。

微信图片_20220122165011.jpg

“西有铁原,东有华川”,是志愿军老人经常念叨的一句话。这两仗并称为志愿军两大阻击战。其实华川阻击战比铁原阻击战更为关键、更为重要。因铁原是交通枢纽,我军的后勤补给中转站,所以双方主帅都有心理预期,即便铁原阻击战失利,志愿军照样会有部队在纵深进行防御;而华川方面是总部部署的空档,美军第9军对华川的突击,是美军唯一一次可能赢得战争的机会。而如果58师师长黄朝天没当场决定在华川打,后果将是灾难性的。

没有命令的阻击

1951年5月底,志愿军在结束第五次战役第一、二阶段作战后,鉴于部队已经连续作战一个月,人员相当疲劳,粮食弹药也消耗殆尽的情况下决定5月21日各兵团在一线留一个师到一个军的兵力,采取机动防御掩护主力北撤休整。

微信图片_20220122165017.jpg

但是对手,接替麦克阿瑟担任“联合国军”总司令的李奇微却没有给我们一点机会。早在5月18日,志愿军攻势正盛之时,李奇微就已经下达了反攻命令。在志愿军主力开始北撤的前一天20日就已经逐步发起了反扑,特别是组织了由摩托化步兵、坦克、炮兵混编而成的营级规模特遣队,在空军掩护下,从志愿军战线的空隙快速突进作为前导,至26日“联合国军”已经在全线展开了反扑。

志愿军本来是胜利回师,对“联合国军”的反扑估计不足,转移部署不够周密,掩护部队有的还没交接防务,有的还来不及进入掩护阵地,有的虽进入了掩护阵地但尚未形成防线,因此在“联合国军”预有准备的突然反扑下,一时陷入了非常被动的局面。

志愿军20军从23日晚开始转移5月27日晨,继20军先头部队通过华川后,58师一部也已相继通过华川。然而在后面的58师师长黄朝天却注意到,自己部队周围到处都是美军炮弹的爆炸声。黄朝天觉得非常奇怪,第九兵团转移路上的左侧翼有志愿军部队,美军怎么会打到这里来呢?但情况不容他多想,丰富的战场经验让黄朝天瞬间明白可能大事不妙:“不对头,是密集炮火,要出鬼!”他立即和其他领导研究情况,构想对策。当58师领导研究之时,部队开始议论纷纷:“研究什么啊?我们奉命休整,明天就能到了。”

但是黄朝天和政委朱启祥认为,自己后面有九兵团其他部队,在步兵的后面还有行动缓慢的炮兵、兵站、医院、伤员、物资等等。如果58师按计划撤退,那问题不大,完全可以走得掉,但是后面的部队就麻烦大了。身经百战的黄朝天师长判断非常准确,美军第9、第10军正在联手布网。如果58师不管不顾,后面所有的部队很可能被一网打尽。

此时摆在58师面前有两个选择:一是执行原命令,继续转移至指定地域,任由敌军达成占领华川分割我军的企图,这样对大局而言,后果十分严重,但58师不需承担责任二是在没有接到命令的情况下,从大局出发,主动转为就地阻击,稳定战局,掩护兵团主力转移。但是就地阻击,没有防御工事,没有炮火支援,没有友邻掩护,仓促从行进间转为阻击,必然要付出极大代价,而且没有上级命令,如果部队因此遭到严重损失,这个责任谁负?

微信图片_20220122165029.jpg

危急关头,黄朝天毅然决定,不走了,立即占领阵地,停下来坚决地打!面对部分官兵的不理解,黄朝天掷地有声:“敌人都打上门了,能不打吗?美国佬想冲过去,除非58师全部死光!”

没有命令、没有工事、没有炮火支援、没有友邻、粮弹不足,但58师有担当、有品德!置自己于死地,掩护其他部队,这是解放军一直以来的传统美德。

当天,20军副军长廖政国来到58师,廖政国也非常清楚一旦美军在华川站稳脚跟,并继续突破北进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因此在没有接到兵团命令的情况下,主动命令58师立即在华川以北地区展开防御,稳定战局。

得知20军58师主动停下来阻击,彭德怀大喜,连连夸奖:“这支部队能打硬仗、恶战,能突击又能顾全大局,是一支作风很硬的好部队!”宋时轮连喊三个“好!好!好!”

有板有眼的部署

58师下辖172、173、174三个团,只有一个团较为完整,兵力总计9471人。而当面敌军是美军第7师、美军第24师21团和韩军第6师团,共计2个师又1个团33000余人,坦克200余辆,大口径火炮500多门。敌我兵力对比将近4比1,火力对比超过40比1,这还不计美军航空火力。

由于时间紧迫,工事修筑先前沿后纵深,前机枪火力点后屯兵隐蔽部,先简单的卧姿工事再逐步发展到立姿工事、交通壕。工事主要选择在山脚、山腰和山脊两侧,避开山头正面的明显目标,形成以支撑点为核心,梯次配置的防御体系。同时还注意在敌方容易接近的地方设置障碍物和地雷,以阻止敌方顺利展开兵力。

由于防御正面比较宽大,58师充分利用山地防御的特点,以少数兵力在次要方向只控制最关键的有利地形,而将主力集中在7公里的正面,特别是将公路两侧山头作为必须坚守的要点,对这些山头进行坚决防御和反复争夺,层层设防形成梯次大纵深防线。只有在继续防御明显不利情况下才退守下一个阵地,这样既可以不轻易放弃阵地,也可以避免一味死守而导致人地皆失,能够有效地消耗敌军,争取时间。

面对美军以坦克为先导的突进,58师工兵在公路转弯处进行破路,在易于坦克行动的地段布置反坦克地雷和爆炸物9门无后坐力炮集中配置在坦克最容易突击的地段各团组织10到12个坦克歼击小组,每个小组都有得力干部指挥,用爆破筒、反坦克手雷近距离贴身攻击坦克,当然这种纯步兵反坦克必然要付出巨大的代价。

58师的反击战术最有特点,当敌冲击遭到火力杀伤队形混乱时,先以一、两个战斗小组从侧翼反击造成敌军混乱,正面防御分队再在火力掩护下组织全力反击,以迅猛凌厉的反冲击挫败敌军进攻,且这种反击距离都控制在50米左右,以避免遭到敌军火力杀伤。这种阵地前沿短促反击,很有成效。


营、团二梯队的反击具体分为两种,消灭敌军有生力量和恢复阵地,通常在敌刚刚占领阵地或黄昏后向后收缩时进行,强调“冲得猛打得狠收得快”。如果是消灭敌有生力量,一旦得手就迅速撤回如果是为了恢复阵地,则在占领阵地迅速完成防御部署,留下守备分队,主力则撤回后方,以免遭敌火力杀伤。

在敌情、地形均不明了的情况下,58师边打边部署,27日夜,174团1营以1个加强连的兵力向进占华川的美军第7师先头特遣队发起反击,一举收复华川,遏制了美军猖狂进攻的势头。

无愧铁军的称号

58师从全局出发,主动从行进间转入防御作战,是人民解放军军魂和宗旨的具体体现

28日白天,58师先是接到第九兵团陶勇副司令员打来的电话,命令任何部队到达华川都要就地转入防御,不惜任何代价,抗击美军进攻。紧接着又接到了兵团和志愿军总部的正式命令,要求58师在华川展开阻击,坚决阻北犯敌军的闪击战。而此时58师已顽强阻击敌军整整一天。毋庸置疑,这一天绝对是生死悠关的一天。

能够在没有上级命令,一切以大局为重,主动承担重任,且刚刚经过一个多月的连续行军作战,部队极度疲惫,粮食弹药奇缺,敌情不明地形不熟悉,炮兵和侧翼友邻都没有到位的极端不利情况下,这种担当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,20军和58师能这样,因为这支英雄的部队有着铁军的血脉。

微信图片_20220122165040.jpg

20军最早的前身是坚持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红军闽东独立师,抗战爆发后改编为新四军第三支队第6团,1941年1月“皖南事变”后,整编为新四军第1师,是粟裕大将调教出来的部队。抗战胜利后,北撤山东改编为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,后改称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,参加了解放战争华东战场的历次重大战役,是华野的头号主力。

58师的前身则是抗战时期由新四军第6团与江南抗日义勇军第3路合编的江南抗日义勇军,1941年2月改编为新四军第1师1旅,1946年1月改称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1旅,1947年1月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1师。该师是有着红军基础的新四军老部队,尤其善长野战,亦能攻坚,战斗力非常强悍,抗战时期被新四军军部评定为甲等旅,解放战争时期是华东野战军当之无愧的头等主力师,有着百旅之杰的美誉。

所谓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,20军58师正是在这样的危关头,主动挺身而出,用自己的忠勇诠释了铁军精神。

28日,美军2个团及韩军一部在60余辆坦克配合下大举猛攻,再次攻占华川,并分路继续向北进攻。58师第一梯队173、174两个团顽强抗击,并于当晚组织反击,夺回白天失去的部分一线阵地。

29日,第二梯队172团投入战斗,即与174团协同向美军第7师、韩军第6师团反击,连夺多个高地,成功接应27军一部北上。173团亦反击得手,并迅速派部队抢救出兄弟部队大量伤员、物资,并掩护其兵站、医院转移。

30日美军第9军集中美军第7师和韩军第6师团再次猛攻172团会同173团再次挫败美军进攻企图。当日晚,后续部队全部顺利通过美军封锁区至此,李奇微和范佛里特的战役企图已经被彻底粉碎,美军第八集团军失去了围歼志愿军、人民军主力兵团的机会。

31日,美军调整部署后再次展开进攻。58师主力转移至基本阵地指战员忍受疲劳饥渴,继续在每一阵地与敌反复争夺,最终使拥有空中支援和强大火力的美军7天只前进了4公里,直至6月8日胜利完成阻击任务撤出战斗。

微信图片_20220122165053.jpg

美军战史《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:潮起潮落》传神描述出美国人过山车一般的心情。27日上午,美军兴高采烈:“一群迷茫的中国人四处寻找着出路。”27日下午,美军目瞪口呆:“20军一个师阻止了(我们的)进攻。”28日,美军垂头丧气:“第9军虽然努力冲向目标,但为时已晚,被第10军追赶的中国人跑了。” 美国人写下这句话时的心情是非常苦涩的,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军唯一一次可能赢得战争的机会。但是20军58师的阻击,断送了美军赢得战争的全部希望。

铁原阻击战,63军伤亡2.2万人歼敌1.5万;华川阻击战,20军58师以伤亡2795人的代价,歼敌7400余人。铁原阻击战,只有1人被志愿军总部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;而华川阻击战,58师一个师就涌现了11个战斗英雄(含178团1人),在志愿军历史上只有上甘岭战役可以与之媲美。

在美国人的官方战史中,唯独对华川阻击战的意义给予极高评价。并认为20军是三野唯一的精锐。(《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》第四卷)




关键字:汽车旅游网
上一篇:费县中医医院向全县人民拜年啦!
下一篇:长春、北京、上海三地连线的方式召开了2022年中国一汽暨红旗品牌新闻年会